在赛场上为国争光颜值惊人却感情不顺“九球天后”潘晓婷如今怎样了?

原标题:在赛场上为国争光,颜值惊人却感情不顺,“九球天后”潘晓婷如今怎样了?

潘晓婷,中国职业台球花式九球打法选手,一个明明可以靠颜值取胜,却偏偏要靠一根球杆走上人生巅峰的倔强女孩。

2007年4月8日,在台湾花式九球世界锦标赛上,潘晓婷凭着稳健的球风,一路过关斩将,最后在决赛中以11:5的绝对优势战胜了菲律宾选手艾咪·卢比伦,成功登上冠军宝座,成为中国首位台球世界冠军,同时这也是潘晓婷的第一个个人世界冠军。

彼时,潘晓婷成为各大媒体竞相追逐报导的对象,当时的国家体育总局小球中心主任张小宁也欣慰地说:“潘晓婷具备了相当的实力,她夺得世锦赛冠军,实现历史性突破也在预料之中。只要她能战胜自己,就能战胜任何人!”

赛场上的潘晓婷冷静沉稳,被对手称为“冰天使”,而众多喜欢她的球迷更喜欢称她为“九球天后”。

在潘晓婷的运动生涯中伴随着鲜花和掌声而来的,还有失败和伤痛,甚至还有不公和一些质疑。

面对失败潘晓婷从中吸取教训,面对伤痛潘晓婷也一一克服,可有时一些来自赛场的争议对潘晓婷来说是一种伤害,而对于整容的质疑,潘晓婷却从未放在心上,因为有些事不需要解释。

现如今,潘晓婷已成为一位身家过亿的女强人,39岁的“九球天后”却依旧是独身一人,她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呢?

1982年2月25日,潘晓婷出生于山东兖州,父亲潘健是山东拖拉机厂的职工,他还曾是济宁市足球运动员、国家级篮球裁判、顶级台球爱好者,在当地人送外号“潘一杆”,而潘晓婷的母亲则是一位普通的家庭妇女。

潘晓婷喜欢画美女,虽然那时她家里穷得连电视机都没有,她就照着墙上挂的美女挂历画,可却怎么也画不好,于是,她就到处去搜罗一些小幅的古代美女图,再用一张薄薄的白纸盖在上面临摹那些画片。

后来,家里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,潘晓婷无论看到什么节目,首先想到的就是怎么把那些漂亮好看的姐姐搬到她的画纸上。她就这样不停地用自己手中的画笔,画出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人物。

小学五年级的时候,她画的一幅美女图还曾获得学校一等奖,那幅画被贴在了学校进门大厅中央,那时潘晓婷心里很得意,这也更坚定了她在绘画这条路上走下去的决心。

可潘晓婷画画虽然很好,学习成绩有点差强人意,那个年代人们还不怎么提倡素质教育,在追求升学率的前提下,画画好并不会得到太多重视。

1997年的夏天,15岁的潘晓婷报考了济宁市美术学院,就在她信心满满地等待录取通知时,却收到了落榜通知,潘晓婷12年的画家梦破碎了,她被打击的沮丧不已。

彼时,潘晓婷关起门来哭了一整天,妈妈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而潘捷却冷静地对潘晓婷说:“没考上就没考上,咱另找出路,你明天开始跟我学打台球吧。”

听了爸爸的话,潘晓婷立马破涕为笑,兴奋不已。她虽然喜欢画画,可她更崇拜爸爸的“一杆清台”,在这之前妈妈和爸爸觉得台球不适合女孩子,所以一直阻止她学台球。

说起来,潘晓婷从小看着爸爸打台球长大,耳濡目染的影响下她竟然有时也能在桌案旁帮爸爸支招。不仅如此,家里看电视也经常是以台球比赛为主,而潘晓婷每次也都看得津津有味,这也许就是环境熏陶出来的天赋吧。

有一次,潘晓婷的同学在讨论谁打台球厉害时,她在旁边搭腔说:“我爸就挺厉害的。”听她这么说立即有同学怼她:“你爸打了那么多年肯定厉害,但你恐怕好不到哪里去吧?”

潘晓婷听了同学的话很不服气,说:“好不好,拉出来练练就知道了,走。”就这样,潘晓婷带着几个同学来到爸爸的台球厅,大战一场。

那天,正好潘捷也在,她看见女儿手起杆落之间气定神闲,颇有大将之风,后来他回忆说:“当时我看她打球,握杆姿势不太正确,但击球的感觉很好,发挥得也不错。”

潘晓婷在自传《我不是天后》中写道:“从出道至今,外界对我的评价一直都说我是个很有天赋的球手,这一点我很愿意承认,毕竟天赋不是每个人都能幸运地拥有的。但是我还想说明一点的是,天赋是一个方面,后天的努力更重要。如果只有天赋,而自己不去追求,那么再多的机遇也会与你擦肩而过。我一开始练球的时候也付出了很多,到现在还是在勤奋地练习。”

在潘晓婷没学球之前,爸爸特别宠爱她,可自打潘晓婷正式练习台球后,爸爸仿佛变了一个人,对她的要求几乎可以用苛刻来形容。

潘捷给女儿制定了非常严格的训练计划:每天练球八至十二小时,没有周末,没有节假日,一个星期只能休息半天。

有一次,潘晓婷生病打吊瓶,潘捷都特别嘱咐护士,扎针扎左手,不要扎右手,因为右手要练球。

后来,护士在潘晓婷的左手实在找不到能下针的地方,只能扎在右手上,当时,潘晓婷还认为这次爸爸总能让她休息一天了,可谁知道潘捷连眼都没眨一下,依旧让她继续训练。

为了训练潘晓婷手臂的稳定性,潘捷给女儿的手臂上绑沙袋,一练就是十几个小时,一天练下来,潘晓婷手臂都是麻木的。

潘捷的训练方法很苦,但却非常有效,潘晓婷的球技突飞猛进,为了找到更高水平的对手,潘捷甚至通过D球的方式来达到训练潘晓婷的目的。

那段时间潘捷虽然输了不少钱,可潘晓婷的球技却大幅提高,并且还锻炼了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和临场反应能力。

有一天,父女两人正在收看中央五套转播的斯诺克比赛,听到解说员说来年7月份将要在北京举办一场女子台球比赛,父女两人对此很有兴趣,想去一试身手。

后来,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,1998年7月份要办的这场比赛是一场女子九球比赛,潘晓婷在爸爸的鼓励下报名参赛。

自从报名要参加九球比赛后,潘晓婷就由原来练习的斯诺克改成了九球训练。可那时潘晓婷家里并不富裕,要想换一张九球的台球桌并不容易,潘捷再次发挥自己强大的动手能力,将一张黑八的球桌改装成了适合打九球的球台。

眼看比赛日期逐渐近了,潘捷为了提高潘晓婷的球技,自创了很多方法,比如为了锻炼她出杆时的稳定性和准确性,在球桌上放一个空的酒瓶或者矿泉水瓶,让潘晓婷架上架手,对着瓶口运杆、送杆,或者发力打,但是不能碰到瓶子,就是这样的土办法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,练习一段时间后,潘晓婷出杆的稳定性得到了很大提高。

看到女儿练球练得辛苦,潘晓婷的妈妈心疼了,她对潘捷说:“这么如花似玉的闺女,天天受这样的苦,太残酷了。要我看还是别练了,还是去上学,学画画吧。小姑娘,学打什么球啊?别人看了怎么说?”听了妈妈的话潘晓婷也动摇了“军心”,想打退堂鼓。

潘捷看娘俩都想放弃,于是只能用激将法对潘晓婷说:“老祖宗都说了,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。小婷婷,你自己选择吧。要么听话,别练了,要么就练好,做好吃苦的准备。”

听了爸爸的话,潘晓婷再想想之前自己的付出,既然已经做出选择就不能轻易放弃,做事半途而废不是她的风格,于是潘晓婷坚定地对爸爸妈妈说:“我要打球!”

看到一脸倔强的女儿,妈妈只能摇摇头不再说话,继续做好父女俩的“后勤保障员”。

潘晓婷冬练三九,夏练三伏。全力以赴为北京比赛做准备,夏天练球热得想吐,冬天练球手指冻得像红萝卜,可再苦潘晓婷每天都要练够12个小时,因为爸爸跟她说过:“像亨得利这样的台球皇帝,都一天练12个小时,你一定要比别人练得更多,才能超越别人。”

1998年,在赛前一个月一家三口就踏上开往北京的火车,当时因为没有钱,潘晓婷身上背着别人赠送的球杆,全家住的是防空洞改装的便宜旅店,吃得是路边的小摊。

彼时,潘晓婷每天都泡在球馆里训练,从早八点练到晚八点。有一次,潘晓婷累得蹲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向爸爸抗议:“你到底是不是我爸爸啊?从小到大你就是我的仇人,你一天不把我整垮,你就不高兴!”,这些话听在潘捷心里像小刀子一样扎心,潘捷看着宝贝女儿,他俯下身子,温柔地对女儿说:“婷婷,我想告诉你,天底下最心疼你的人就是我和你妈……你要做金字塔尖上的人。可是,一个人吃不下别人吃不了的苦,也就到不了塔尖,无法领略别人看不到的风光。”

听了爸爸的话,潘晓婷把眼泪擦干,继续按照爸爸的要求训练,很快就到了比赛的日子。

潘晓婷是参赛选手中年龄最小的,但她凭借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,一路杀进决赛,彼时,决赛是在中央电视台演播室进行的,潘晓婷第一次走进这样高大上的场合,尤其是看到旁边那些高低不齐的摄像机时,心里别提有多紧张了。

而潘捷也是第一次参加这么高规格的比赛,他甚至比真正参加比赛的女儿还要紧张,他一个劲儿地跑到洗手间去抽烟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
潘晓婷战胜对手李佳拿到首届全国女子九球公开赛的冠军,而她看起来却异常冷静,就连潘捷都佩服女儿的强大心态,当时,曾获世界冠军的赵丰邦对潘晓婷的评价是:“这个女孩的球技很一般,但是气质和心态很难得。”

潘晓婷虽然紧张到麻木,可潘捷却激动无比,抱着女儿激动地说:“你太争气了,你太争气了……”。

在那一刻,练习台球仅半年的潘晓婷觉得之前受过的苦都值得了,这是她的第一个冠军,也是对她选择台球这条路的一个肯定和鼓励,这个冠军坚定了潘晓婷走职业台球之路的决心。

潘晓婷得了冠军,爸爸奖励她吃了一顿北京烤鸭,可走进全聚德烤鸭店,潘晓婷看到菜单上的价格,当时就拉着爸爸要离开,后来,还是潘捷一再坚持,才点了半份烤鸭奖励女儿。

潘晓婷的第一个九球冠军只换来半只烤鸭,这怕是最“小气”的奖励了,那顿饭潘晓婷吃得五味杂陈,既心疼钱,又心疼爸爸,一边吃一边哭。

彼时,潘捷为了全力支持女儿,将工作辞掉,一心一意的陪伴潘晓婷继续在台球的路上走下去,这是他的执着也是他的远见,父亲的这份陪伴与支持,让潘晓婷在接下来训练和比赛中越战越勇,也迎来她九球生涯的黄金期。

北京的比赛结束后,潘捷感觉他的水平已经无法再帮助女儿提高,然后就开启了一边比赛一边拜师的模式,潘晓婷也在不同的教练指导下,九球技术飞速提高。

1999年初,潘晓婷父女俩来到杭州,找到中国台北的九球高手陈信平和颜永兴,学习九球的战术和理念,在那一年,为了缓解经济上的压力,潘捷找了一份给人看球馆的工作,而潘晓婷也开始带学生当教练,他们开启了一边挣工资,一边学习的模式。

同年,为了能够继续陪伴女儿,潘捷做出了一个决定,举家迁往上海,并在上海开了一家台球馆,为的就是既能方便女儿练球,也能创造经济效益继续支持潘晓婷的台球运动。

那段时间,国内大大小小的台球赛事的冠军都被潘晓婷收入囊中,也正是因为如此,潘晓婷想寻找更高水平的比赛和对手来提高自己,她的目标瞄准了日本,因为这里每年都会举办世界女子九球公开赛。

2000年,18岁的潘晓婷背着简单的行李和球杆,开始了她的第一次世界大赛之旅。

在第33届日本大阪九球公开赛上,潘晓婷戴着眼镜,顶着短发,带着一股绝不妥协的劲头出现在了赛场上。彼时,潘晓婷凭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一路高歌猛进,却因为缺乏大型国际赛事经验而止步八强,仅拿到了第九名。

不过这样的成绩,对于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的18岁潘晓婷来说已经相当不错,更重要的是这次比赛让潘晓婷看到自己与国际高手之间的差距。

后来,潘晓婷又参加了一届九球公开赛,虽然名次比之前有所提升,却依然没有达到潘晓婷自己的目标。

2002年11月,20岁的潘晓婷第三次东征日本大阪九球公开赛,这次没有了爸爸的陪伴,她独自踏上旅程。

这一次,潘晓婷不仅技术较之前有了很大提高,比赛经验也越来越足,一路过关斩将,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不断胜利,打进了决赛,决赛对手是日本名将并木笑子。

进了决赛,潘晓婷反倒是没有了任何思想包袱,愈战愈勇,一鼓作气,以9比1大获全胜,拿到了冠军。这是潘晓婷职业生涯中第一个重量级的国际冠军,也是中国内地选手首次获得世界级九球大赛的冠军。

胜利后的潘晓婷抱着奖杯,面对无数的照相机,一直在笑,当有记者问她的获奖心情时,她很机械地回答:“很开心,很激动。”

潘晓婷在自传中对这场胜利有一段赛后总结,她写道:“一些人只看到蝴蝶斑斓的色彩飞扬的轻舞,而忽略了它默默蜕变美丽的过程,也有人说我的台球之路走得很顺利。大阪的这个冠军让我一战成名,捧着沉甸甸的奖杯,只有我自己才知道当初成茧的隐忍与破茧而出的痛。”

在接下来的几年中,潘晓婷不仅收获了很多冠军,同时她也收获了一个美丽的称号:九球天后。

2006年的多哈亚运会,新增加了女子八球和九球项目,这对于潘晓婷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凭借着她以前取得的成绩,潘晓婷被选中代表中国队出征多哈亚运会,而她最大的愿望就是为国争光,让五星红旗高高飘扬。

潘晓婷的比赛项目是八球和九球,以潘晓婷的技术打进决赛不成问题,可八球毕竟不是她的长项,在半决赛中潘晓婷对阵台北的林沅君,意外失败,只得了一枚铜牌。

在九球比赛中潘晓婷毫无悬念地打进了半决赛,与中国台北37岁的老将柳信美对阵,潘晓婷赢下第一局后,意想不到的事接二连三发生了。

第二局时潘晓婷本来占据上风,但不知道为何球桌上方的灯突然大亮,正在打球中的潘晓婷被突然亮起的光影响了视线,出现失误。

在第四局的关键时刻,潘晓婷在比分处于落后的情况下得到上手机会,正准备扳回一局时,全封闭的球馆中不知道从哪里飞进了一只小麻雀,停在了潘晓婷的球杆盒上,当时潘晓婷的情绪受到很大影响,直接导致再次输掉一局。

此后潘晓婷虽扳回两局,终究回天乏术,最终以3∶7输掉了比赛,与亚运会金牌失之交臂,屈居第三。

多哈亚运会归来,潘晓婷情绪一直不好,但她也明白,这次失败是因为突发情况影响了她的状态,她必须尽快调整好自己,因此,潘晓婷开始了更加严格的训练,一个冬季练下来,状态终于回来了。

潘晓婷在“中国运动员教育基金会”的资助下,向WPBA(美国职业台球协会)巡回赛发起了冲击。

面对高手如云的WPBA职业联赛,潘晓婷身上的压力很大,可她也明白既然选择了挑战,就必须全力以赴。

她在出征、挑战、比赛、胜利、失败之间跌宕起伏,提高的不止是她的九球技术,还有她超强的控场能力和稳定心态。

2007年4月3日,潘晓婷终于拿下美国WPBA大湖公开赛的冠军,同时也刷新了中国人在这一赛事上的记录。

这次胜利对于潘晓婷来说意义非凡,不仅是苦尽甘来,更是一个肯定,也是鼓励,使她在亚运会上受到的委屈终于得到了释放和缓解。

这次胜利来得格外不容易,可潘晓婷还没来得及与家人分享这份喜悦,就打起背包赶往台湾,再次开启了她的世锦赛圆梦之行。

潘晓婷风尘仆仆赶到台湾,在台湾花式九球世界锦标赛上稳扎稳打,杀进决赛,对阵菲律宾选手艾咪·卢比伦,这样高手间的对决,除了比技术,更多是看谁的心态稳,而潘晓婷最后凭借出色的球技和强大的心理稳定性,取得了冠军,成为中国首位台球世界冠军,而这是潘晓婷的第一个个人世界冠军。

2008年下半年中国女子九球台球队终于诞生了。与此同时,另外两支专业台球队伍,即中国男子斯诺克台球队、中国男子九球台球队也宣布成立。

潘晓婷成了国家的人,但上次亚运会留下的伤疤始终是她的心病,好在机会再次降临。

最后,潘晓婷没有让自己失望,也没有再给对手任何反扑的机会,在决赛中7∶5战胜周婕妤,潘晓婷终于捧回了梦寐以求的金牌,赢得女子九球亚运会单打冠军。

2013年10月在CBSA国际美式台球冠中冠女子精英赛中再次加冕冠军,2016年大年初二参加CCTV5的贺岁杯邀请赛,击败珍妮特·李和茉莉·欧斯纯获得冠军。

潘晓婷在自传中写道:“付出不一定有回报,但不付出一定没有回报,对九球,我是“死了都要爱。”

因为她同时拥有傲人身材和天使的面孔,前不久,亚洲某知名体育媒体评选出亚洲体坛的十大女神,潘晓婷力压韩国艺术体操运动员孙妍在,成为亚洲第一体坛女神。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